国资清风 | 穿上“隐身衣”的腐败

日期:2023-11-08    点击:96

薛某在银行系统工作了几十年,收入水平要比一般公职人员高,但他仍不满足,拜金主义、享乐主义思想严重,贪得无厌,私欲膨胀,全然忘记入党初衷,甚至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、不收手,给腐败行为穿上“隐身衣”,与党和人民背道而驰,彻底迷失在金钱和物欲之中不能自拔。

敛财名目层出不穷

 1987年,薛某作为硕士毕业的高才生进入某国有商业银行工作,由于勤奋努力、表现突出,在组织的培养下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。然而,在取得一些成绩后,薛某开始自我膨胀,在贪欲驱使下逐渐迷失了初心。“回想起第一次踏出纪律底线时还是2003年,当时收了客户的5000英镑,收钱之后心里很忐忑,担惊受怕了好几个月,都怕再见到人家,后来慢慢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。”当背离了入党时的初心后,薛某逐渐失去了对纪律和法律的敬畏,深陷贪欲之壑无法自拔。

 从保健品、工艺品、贵金属到名人字画、豪车名表,再到房产、巨额钱款,薛某都坦然收受。敛财的名目层出不穷、花样繁多,儿子在国外念书、就业,母亲过生日、住院,情妇家里经营生意,都成为其收钱的借口和“启动键”。对他“关照”过的某信贷客户法定代表人赵某,薛某经常“狮子大开口”,共收取了其1140万元港币;另外一家信贷客户的贷款刚刚通过审批,他就“理直气壮”收受该客户实际控制人明某在北京黄金地段为其花费1579万元购置的房产,登记在自己儿子名下。薛某的“胃口”之大、贪欲之盛,连不法商人都为之咋舌,在交代行贿事实时都谈道:“当时就感觉薛某胆子大,早晚会出事。”

 为规避组织审查,薛某处心积虑、缜密布局,在破纪违法之初就做好了防查的准备。他对利益交换的对象谨慎选择,设置门槛和条件,通常是私交密切,有一定“信任”基础,自认为靠得住、“安全系数高”的企业老板。他还对收受好处的形式精心包装,以借为名、高额投资回报等都是其谋利的手法。

求享乐甘被“围猎”

 薛某手握信贷资源且又私欲膨胀,自然成了一些不法商人重金“围猎”的对象,而他对这样的“围猎”甘之如饴。他将共产党员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抛之脑后,对奢靡之风趋之若鹜,一味贪图享乐。分行干部反映他“工作劲头没有了,对工作要求的标准也降低了”,却精于对书画、名表、红酒、茶叶的品鉴。薛某与老板称兄道弟,整日混迹于商人老板的美酒佳肴、宝马香车之间,沉溺于老板送的奢侈品、高端定制之中,经常与老板相约共赏名人字画、收集年份茶饼。别有用心的企业老板与薛某以喜好相交,看中的无非是他手中掌握的资源。而在薛某的眼中,这些企业老板就是他的“提款机”,手中的权力被异化为利益交换的筹码。

 在薛某单位办公楼对面的一座公寓里,有一间面积310平方米的湖景房被改造成古色古香的高档私人茶室。这间茶室名为某私营企业老板范某所拥有,实际上房门钥匙由薛某保管。范某听闻薛某到新单位任职后,费心选址,专门租下来这间茶室供他享用,并按照他的意见装修,雇用了茶艺师和厨师。作为回报,薛某通过“协调”,帮助范某的公司成为某国有商业银行某省分行的集中采购供应商。

 信贷客户明某为了投薛某所好,特意为他安排了一趟赴境外的“青春之旅”,陪他去瑞士打抗衰老针、到日本进行高端健康体检,代为支付国外医疗、体检费用43万余元。薛某还先后5次接受客户安排,未经批准私自出境,前往香港、澳门赌博。

 眼前的铁窗和手上的镣铐,让薛某回想起自己的那些“雅好”,心中满是懊悔、痛苦、自责。“其实一开始我就该知道,作为行长不应该有这些喜好,只是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,我不怪别人,只怪自己。”事实证明,党员干部一旦沉溺于奢靡享乐,自以为的“雅好”不过是披上漂亮外衣的腐败,那些所谓的“朋友圈”会逐渐变成囚笼,那些所谓的利益链迟早会变为沉重的枷锁。

拜神佛信念崩塌

 党的十八大后,薛某虽然感觉到党中央反腐力度不断加大,但依然不知克制贪欲,不知收敛收手。他自作聪明地采取了一些伪装,退居幕后操纵,由其哥哥、情妇亲属等利益关系人出面,收受信贷客户给予的财物。在薛某接受审查期间,组织做了大量思想政治工作,敦促其及时悔改,但薛某对组织的苦口婆心置若罔闻,还通过其情妇亲属收受了信贷客户于某给予的一套房子,可见其利令智昏到了疯狂的程度。

 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,薛某仍顶风违纪,接受信贷客户、私营企业主安排的高档宴请,违规出入私人会所。即使在总行党校学习期间也照吃不误,为掩人耳目,他让私营企业主派车在离校门稍远的位置等候接送。

 薛某严重违纪违法,究其根源是理想信念的崩塌。他热衷学佛抄经,痴迷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。他在家中设佛堂、供佛龛,长时间打坐念经;在参加总行会议期间,在笔记本上大段地抄写佛经;在组织谈话时,随身携带着佛经;在被组织立案审查后,不是选择向组织讲清问题、诚恳认错,而是把希望寄托到长期“礼奉有加”的神灵上,祈求神灵的庇佑。2017年8月,他接受范某的出资安排,在某寺庙连续3天举办由50个僧人进行的法会,为自己祈福消灾。荒唐行为的背后,其实隐藏着一颗贪婪而不安的心。薛某精神迷茫,思想变异,指望做几场法事、抄几部经书就能得到神灵庇佑,完全与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背道而驰。

 党的十九大后不久,薛某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立案审查。2018年7月,薛某被给予开除党籍、行政开除处分,收缴其违纪所得,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由有关监察机关依法处理。2018年12月24日,法院依法以受贿罪判处薛某有期徒刑十三年,并处罚金130万元;查封、扣押在案的房屋、车辆等物品,依法予以没收;扣押、冻结在案的钱款中916万元,依法予以没收,上缴国库;其余钱款并入薛某的罚金执行。

 薛某原是单位事业发展的带头人、家庭幸福的顶梁柱,本可以有大好前途,结果因遏制不住自身贪欲,所有的美好都化为泡影。“堤溃蚁穴,气泄针芒。”贪欲在初心的迷失中滋生,在使命的背弃中蔓延,在信念的崩塌中扩大,在法律的制裁下终结。从薛某的堕落轨迹看,随着职务的升迁、权力的增大,面对诱惑,在“只此一次、下不为例”的矛盾心态下迈出了第一步,“病菌”也就慢慢侵入,从收受5000英镑的惶惶不可终日,到索要豪宅的泰然自若,直到最后一发不可收,问题越来越严重,性质越来越恶劣,而为此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沉重。(本文摘自中国方正出版社《金融领域廉洁教育案例读本》)

 


123Copyright (c) 内蒙古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, All Rights Reserved

蒙ICP备2021005055号